人到中年,學會給自己「看病」,這四種小病需要自愈

知世故而不世故,曆圓滑而彌天真。

人到中年,經過歲月的洗禮,時間的沉澱,我們逐漸參透了生活百味。

也正因為懂得了一些人生道理,容易變得世故圓滑,生出一些毛病。

中年以後,避免油膩,就得學會向內審視,自己給自己「看病」。

01

好為人師之病

作家喇嘛哥說,人到中年,不知不覺就會變得好為人師。

即便是竭盡全力學著內斂,但在與人交談中,也會不自覺地把話題引入到別人難以參與的往事裡,去炫耀自己的經歷。

宋朝有個官員叫鐘傅,自己的字寫的不怎麼樣,卻非常喜歡評價別人的字。

有一次,他見一寺廟中掛著一副匾額,但署名模糊不清。

于是馬上神氣活現地對匾額上的字各種吐槽,還讓寺中僧人取下匾額,自己重新書寫。

寺僧取下匾額擦乾淨後,他才發現被鐘傅貶低的字,竟是出自顏真卿之手。

見此,鐘傅只得悻悻地嘀咕:「像這樣的字畫,怎麼不刻在石碑上?」

一個人最大的愚蠢,就是認為自己什麼都懂,對別人指手畫腳,品頭論足。

結果越是好為人師,越會暴露自己的無知。

有位網友講過自己的故事。

步入中年後,他不知不覺變得喜歡顯擺。

遇到有人向自己求教,他更是刹不住車,常常把生活、感情、工作各個層面都長篇大論地說給對方聽,儼然一個無所不知的「人生導師」。

可那些經常被他說教的人,非但不感激他,反而一個個都開始和他保持了距離。

後來他才逐漸明白:

每個人經歷不同,自作聰明地用自己的那些大道理指點和干擾他人的人生,最後只會招人反感。

孟子有言:「人之患,在好為人師。」

人際交往最忌諱的,莫過于自以為是地到處秀優越,用自己「過來人」的經驗去教育別人。

學會克制自己好為人師的欲望,改掉妄自尊大的毛病,才是中年人最頂級的自律。

02

大話吹牛之症

生活裡總有一些人,喜歡滿口大話,天南地北地扯,吹捧自己。

小品《有事您說話》裡,郭子是一個在鐵路部門上班的中年人。

為了讓別人高看自己,他常常自吹自擂,無限誇大自己的能力。

他不僅謊稱自己在鐵路部門有關係,還四處吹噓自己有能耐,可以買到別人買不到的票。

朋友聽說他人脈廣,便托他幫忙弄兩張春運期間的臥鋪票。

為了讓自己說出去的大話不被揭穿,他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他大冬天連夜去排隊買票,結果排了一晚上沒買到,最後自掏腰包買了高價票。

妻子得知後,和他大吵一架,還憤怒地表示這日子跟他沒法過了。

看著妻子生氣的樣子,他才發現,那些說出去的大話,不僅沒能讓別人高看他,反而害苦了自己。

無論為人還是處世,都要心懷謙卑,敏于事而慎于言,才是最好的智慧。

孔子有位弟子叫宰予,平時心直口快,喜歡說大話。

一開始孔子欣賞他,以為他胸懷大志,可在後來的相處之中才發現,原來他只是單純愛誇海口。

于是孔子將他狠狠訓斥了一頓。

還立下規矩:凡孔門弟子,必須言行一致,不可講空話,亂吹牛。

在老師的批評下,宰予很快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從此慎言慎行。

治好大話毛病的宰予,得到孔子重新認可,後來在三千弟子中名列十哲,成為真正的賢者。

曾國潘說:「立身,以不妄語為本。」

人到中年之後,要學會控制自己的口舌。

管住嘴,謙卑做人,沉穩做事,是修養,也是智慧。

03

死要面子之災

易中天曾說:「面子是咱中國人的寶貝,幾乎主宰著我們的日常生活。」

愛面子是人之常情,但死要面子,卻是一場災難。

魯迅曾在雜文裡記載過一個故事。

一個前去奔喪的人,到場後發現其他人都收到了死者家屬發放的白孝,自己卻沒有。

他覺得自己被區別對待,太沒面子,就召集了一些朋友,大鬧了一場。

結果本來是辦喪事的靈堂,卻變成了打作一團的戰場。

後來這件事被人們傳得沸沸揚揚,讓他在整個村子裡顏面掃地。

正如鄭淵潔所說:「要面子的結果,大都是沒面子。」

做人,放下無謂的虛榮,不讓面子綁架。

我老家有一個企業家,中年破產,債務纏身,養家糊口都成了問題。

他曾經的競爭對手說:「我可以給你一份工作,來我公司上班。」

身邊人紛紛勸他,別去了,給昔日的對手打工,太沒面子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