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證明,人老了以後,沒有以下3樣東西,很可能會晚景淒涼

大家好,我是米朵,寫最暖心的文字,治愈孤寂的心,關注我,溫暖你。

小品《不差錢》中,小瀋陽和趙本山有個經典對話: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人死了,錢沒花完」,人生最最痛苦的事情是「人活著,錢沒了」。

縱觀周圍,為後半句發笑的大多是年輕人,感覺錢就是一切;而笑完之後,看著前半句陷入沉思的,往往是中老年人。

人老了之後,不光要面臨身體機能的衰退和病痛,更要面臨心理上社會角色切換的衝擊。

從青壯年時期的職場中流砥柱,到給新人騰位置的退休狀態,從家裡家外的頂樑柱,到脊背漸彎反應變慢的被照顧對象, 人走茶涼,冷暖自知。

提到老年,我們不由自主就會聯想到生病和死亡。

老年人就像一台超負荷運轉的機器,小故障在所難免,大故障到直接報廢也不是不可能。

更常見的狀態就是在老去的過程中,經過了一遍又一遍的生病、治療、護理、再生病的迴圈,整個人的生命力也隨著歲月流失而逝去,最終進入一種失能或失智的狀態。

失能或失智的老人,迎接死亡的時候,不如想象中那麼體面。

失能老人就是喪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其生存週期往往與被照顧的好壞有直接關係,從幾個月到數年不等;

而失智老人,以阿爾茨海默症為例,平均生存週期為12年。

這就意味著,從人老到死亡,是一個身心俱衰又要依靠他人的漫長過程。

那麼錢能成為解決所有問題的萬能鑰匙嗎?

現代社會,已經消除了全面貧困,因為沒有錢,才活得淒淒慘慘的老年人又有多少呢?

其實,人老了以後,最大的報應不是沒有錢,而是沒有這3樣東西。

1.無房可傍

房價的泡沫已經漲了二十年,到目前為止,已經讓大部分工薪階層望房興歎,特別是在大城市,很多年輕人連首付都需要父母雙親拿出畢生積蓄支持,然後用餘生還房貸。

曾經有機構算過一筆賬,以三線以上的城市而言,在市區內買一套房與租一套房進行對比,發現買房的錢差不多可以租房45年左右。

所以,有一些「租房党」一度認為租房比買房划算,既可以及時享樂,不用每天一睜眼就欠著銀行幾十萬房貸,日子過得緊巴巴,貸款要一直還到退休;

又更加靈活,有需要就可以搬家,不用死守著一套不知道未來會怎樣發展的房子;

更有甚者,租房黨們看著買了期房又爛尾的人,還會生出「思想落伍、庸人自擾」的莫名優越感。

然而現實真的如此嗎?對于一個老年人而言,有一套宜居的自有住房真的太重要了。

首先,有自有住房,就避免了租房和頻繁搬家的麻煩。

老年人和年輕人不同,年輕人租房容易,老年人租房難,甚至70歲以上的老年人無法單獨租到房子,必須由子女出面才行,這已經是租房界默認的行規。

不把房子租給老年人,一方面,是因為擔心老年人的健康狀況,說白了就是老年人身體出問題的機率比青年和中年人都大很多,一旦在出租屋裡發病、發生意外、甚至死亡,且不說子女親朋會不會歸咎,就算沒有,病死人的房子也是不吉利的。

另一方面,也是擔心老年人的行為能力。老年人在用電安全、用火方面,如果一時犯糊塗引起了火災、一氧化碳中毒,不但自己受傷害,連帶著房屋財物或鄰居都會受牽連,事後追責又沒保障,甚至有可能被老人的家人反過來追究房主責任。

頻繁搬家亦如此,年輕的時候可能不覺得有什麼,年紀大了,好不容易住習慣了,不管是主動搬還是被動搬,都非常折騰。

老年人行動不方便,搬家會讓他們覺得很累,精神狀態肯定也會變差。而且人年紀越大,越發戀舊,對新家的適應也需要更長的過程。

其次,居無定所的老人租不到房子,就只能住在親友家,就算是與子女同住,也難免有寄人籬下的卑微感。

老年人已經成了一個被照顧的對 象,對照顧自己的人也難免小心翼翼起來,年輕人如果同理心沒那麼強,一兩句帶著情緒的抱怨,就會讓老人的自尊無處安放。

再次,有一套自有住房就相當于掌握了一筆救命錢。

活著的時候如果生病,可以把房子換成錢,保值好,風險低;死去後,也可以把房子留給照顧自己最盡心的親人,讓親人們有所念想,也有所忌憚。

2.無友可訴

老人亦需要朋友,對比叫喊著社恐的年輕人,老年人對社交幾乎都是渴求的。

他們往往既有社交的時間——退休了沒事做,又不願意閑著,更有社交的情感需要——傾聽與訴說是人交流的主要形式。

較于年輕人,老年人的可傾訴物件更少,家人們往往都忙于自己的學習、工作和生活,能靜下心來聽老人說話的少之又少。

而且老年人面臨著被時代淘汰的危機。

互聯網+普及以來,打車要用APP,網約車司機不再接散客的單,付款要掃碼,很多商戶不願意收實體貨幣,只接受電子轉帳,買東西是網購,送貨的是外賣小哥和快遞員,這讓不會用app點餐的老年人們無所適從。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