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能白頭到老的夫妻,大都做到了四點

大家好,我是米朵,寫最暖心的文字,治愈孤寂的心,關注我,溫暖你。

海藍博士說過一段話:

「全世界70億人中,不管因為什麼原因,你和這個人相遇,都是一件令人驚奇的事情。」

是呀,人海遇見,已是不易,再結一世姻緣,更是莫大的幸運。

人這一生,誰都希望,守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然而,前路漫長,風浪不歇,通往幸福的路,少不了風雨。

那些從青年相守到老年的夫妻,都曾經歷過這4「氣」,他們不懼歲月更迭,攜手到了白頭。

初入婚姻,偶有「負氣」

《婚姻的意義》一書說:

「即便我們當初找對了人,過不了多久,對方也會變。

因為婚姻這件人生大事意味著:我們一起走進去,就不再是原來那個人。」

很多時候,不是人變了。

而是,生活裡的雞零狗碎打碎了濾鏡,讓我們露出了最真實的一面。

當驚覺伴侶不再完美,婚姻滿是縫隙時,失望之情油然而生。

即便往日愛得蜜裡調油,都會因憤怒迷茫,把愛和寬容擋在門外,尖酸刻薄地挑剔伴侶,一段關係自然陷入僵局。

作家端木婉清講過讀者艾利的婚姻故事。

艾利和老公新婚剛兩年,就開始相看兩生厭。

艾利覺得,結婚前灑脫的他,變得又懶又邋遢。

煙灰四處彈,髒襪子滿屋撒,每天除了玩手機就是玩電腦,從沒想過幫她做家務。

老公覺得,艾利也變了,她不再善解人意。

總是逼著內向的自己改行做銷售,下班之後,也不讓休息,還逼著自己去健身。

他們只要一碰面,就是沒完沒了地吵,再往後,乾脆就賭氣冷戰。

從最開始幾個小時互不搭理,發展到半個月不講一句話。

艾利委屈得直哭:「當初結婚是奔著白頭去的,可為何走著走著,婚姻變了質?」

端木婉清回信說,艾利的婚姻之所以出現問題,是因為仍在用戀愛標準要求婚姻,期待對方完美無缺,幻想婚姻之路一帆風順。

可事實證明,婚姻,光憑刹那心動和美好幻想,是難以維繫的。

想要持久的良[性.關.係],必須放棄幻想,接受真實的對方。

直面TA的缺點,保留對TA的愛戀。

就像胡因夢說過的那樣:

「要想維繫一份情感,期望愈少愈好,若是沒有任何期待,便能無條件地愛。」

剛進入婚姻,我們逐漸看到對方的全部,兩個生活習慣不同的人,難免會有一些碰撞。

但這時,我們才算真正的走進對方的人生,才有機會發現TA身上其他的閃光點。

懷著一顆包容的心,降低對對方的期待,慢慢磨好婚姻初期的基石,才能讓婚後的生活又穩又甜。

中年夫妻,不離「不氣」

人至中年,婚姻走過了最初的甜蜜,在波瀾不驚的日常中,變得滋味寡淡。

然而,生活是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父母孩子,家庭工作,座座如泰山壓頂,堆積在肩頭拖動不開。

命運裡的雨雪風霜,也是招呼不打地就無情襲來。

這個時候,多虧有了身邊那個TA的無言陪伴,才能扛得過泥沙俱下的人世蹉跎。

香港TVB金牌綠葉廖啟智,最擅長出演各種被命運碾壓的小角色。

而他的真實人生,更加艱辛波折。

2003年,他最小的兒子諾諾被查出患上血癌,妻子陳敏兒因此大受刺激抑鬱症復發。

廖啟智顧不上悲傷,就開始在家裡和醫院之間奔走。

白天,他先送大兒子二兒子上學,然後到醫院給小兒子餵飯洗澡陪玩。

晚上,他還不能休息,得趕去電視臺主持節目,賺錢養家。

廖啟智的辛苦,令陳敏兒心疼,她不忍丈夫一個人獨扛。

即使精神欠佳的她也選擇偶爾前去醫院,陪著小兒子跟病魔抗爭。

一年多的化療,併發症的發作,體內注射藥物的管子斷裂,小兒子身上遭受的種種苦楚,做母親的她,都在心裡通通承受了一遍。

其實,這些刺激對陳敏兒的抑鬱症有害無益。

但再苦再難,她都不退縮,始終勇敢地和丈夫一起度過難關,和他一起直面命運給出的難題,因為他們是一個整體。

有句話說得好:每對夫妻,都是過命的交情。

任歲月如何翻雲覆雨,只要不離不棄,相守相依,再黑的夜,總會有破曉的一刻,再大的難,也有熬過去的一天。

高爾基說:

「婚姻是兩個人精神的結合,目的就是要攻克人世的一切艱難困苦。」

婚姻的價值,不僅僅是兩人共用人世繁華,更體現在趟過人生暗處時,活成相扶相惜的刎頸之交。

你的人生有我見證,我的背後有你支撐。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