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惹閒人,不在爛人爛事上糾纏,是一種聰明的處世哲學

大家好,我是米朵,寫最暖心的文字,治愈孤寂的心,關注我,溫暖你。

精力和時間都是有限的,不要讓太閑的人影響我們的節奏,在閒人面前,有時候低頭認慫也不失為一種全身而退的策略。

盧梭在《懺悔錄》寫道:

「為了跟無關的閒人保持距離,他寧願自己玩木偶,也不願意跟他們交流太多,這看似非常愚蠢的社交,但是卻非常巧妙地規避了很多閒言碎語。」

網上有個熱門問題:「一個人最重要的能力是什麼?」

有個一針見血地回答:「學會專注自己的人生。」

深感贊同, 不惹閒人,不在爛人爛事上糾纏,不要讓閒人打破我們的專注,是一種聰明的處世哲學。

01

和太閑的人糾纏,其實是耗費精力

「耗散定律」中這樣說:

「一場掐架的耗散率,決定于雙方的時間消耗。也就是說,一場掐架最終的勝負,往往取決于誰擁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

有這麼一個故事。

上司和下屬出差,等車時,被一個乞丐扯住了行李箱。

乞丐身強力壯,似乎看她們兩個是女人,一副不給錢不讓你走的樣子。

這時,年輕的下屬,非常氣憤說道:「你這是公然搶錢,你還這麼年輕,怎麼不自己去賺錢,別以為我們女人好欺負,就算你扯住了我,我也不會給你錢!」

而上司卻馬上打開皮包,從裡面掏出10元給了他,帶著她轉身離開。

路上,見下屬還憤憤不平,上司笑著說:

「客戶還在等著我們,他的時間大把,我們的時間卻寶貴,更何況路上來往人多,何必與他爭論?以後要記住一句話:餘生很貴,別和不值得的人糾纏。」

巴克曼在《外婆的道歉信》裡告訴過我們: 「永遠別惹比你閑的人。」

的確, 和閒人糾纏,其實就是一場災難,生活很貴,要把時間留給更重要的人和事情。

宋朝宰相呂蒙正,在他剛上任宰相時,有一名官員在簾子後面指著他,對別人說道:「這人也配當宰相,可笑!」

呂蒙正假裝沒聽到,穿過簾子從他們身邊走過。身邊的同僚為他鳴不平,正想查一下剛說此話的是何人,被呂蒙正阻止了。

他說:「如果知道了他的姓名,一輩子都得耿耿于懷,何必呢?何況他說這些,對我也沒什麼損失啊。」

人們紛紛誇讚他氣量大。

法國啟蒙思想家伏爾泰曾經說過:「使人疲憊的不是遠方的高山,而是鞋子裡的一粒沙子。」

閒人最不缺的就是時間,與其糾纏不清,其實是耗費自己精力,更糟糕的經常跟閒人交往糾纏,會逐漸養成自己不精進的習慣,得不償失。

不糾纏不是懦弱,而是一種智慧。

02

和太閑的人較勁,你永遠都是輸家

白岩松說:「有時候,我們活得很累,並非生活過于刻薄,而是我們太容易被外界的氛圍所感染,被他人的情緒所左右。」

看過這樣一個故事。

一男人曾經租房子,雖然是新房,但因設計不好採光差,導致房間很潮濕,住了一段時間後,陽臺的牆皮脫落的挺嚴重。

碰巧他換了工作,考慮到通勤時長,便想換房子。但在退房時,因牆皮脫落的事跟房東發生了分歧。

房東說反正房子在入住之前是完整的,現在有損壞,就是他的責任。

還給出了兩個解決方案:一是扣一半押金,她自己找人粉刷;二是不扣房租,讓他自己把牆壁復原。

他氣不過,跟房東據理力爭,結果房東生氣的以租房合同還沒到期為由,拒絕溝通。

僵持了幾天,他嫌通勤時間實在太長了,要想法子解決,便諮詢了學法律的朋友,朋友說可以幫忙打官司,這事穩贏。

那天晚上,他和父親打電話說起這件事。

父親批評說到:「你是占理,打官司可以贏,可前後要花很多時間,房東整天閑著,有大把的時間可以耗,你還要上班,把這時間用來工作不是更好。」

雖然仍氣不過,但他聽取了父親的建議,讓房東扣了一半房租,順利搬了出去。事後回想,這種做法是明智的,因為較勁下去,輸的永遠是自己。

正如尼采在《善惡的彼岸》中所說: 「與惡龍纏鬥過久,自身亦成為惡龍。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將回以凝視。」

你根本鬥不過一個無所事事的人,從你與他們宣戰的那一刻開始,你就徹底輸了。

電影《我不是潘金蓮》中,女主李雪蓮為了糾正她前夫的一句:「你是李雪蓮嗎?我咋覺得你是潘金蓮呢?」

她花了整整20年的人生去打官司、告禦狀,也沒有把這句話糾正過來,她說:「這輩子都沒這麼好過。」

她本可以選擇過更好的生活,卻為了一句話、出一口惡氣、與一個爛人較勁,輸掉自己大好時光。

永遠不要和一個傻子去爭論對錯,也不要和一個瘋子去比輸贏。到最後,連你自己都分不清究竟是誰不正常了!

我們這一生,難免會遇到閒人爛事,就算遠離不了也不要與其較勁,我們與其閑耗,即使鬥贏了,也沒有成就可言。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