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恒言》的告誡:眼看清真相,心守住欲望

大家好,我是米朵,寫最暖心的文字,治愈孤寂的心,關注我,溫暖你。

近日重讀《醒世恒言》,有一則故事,耐人尋味。

唐朝時,有一位姓薛的錄事。

一次因生病發高燒,在睡得昏昏沉沉中他夢見自己變成了一條金色鯉魚,躍入水中,遇到一位在船上垂釣的老者。

此時,由於幾天沒有吃飯,腹中饑餓難耐,聞著那魚餌真是香氣誘人。

正當他想去吃時,突然意識到:

「這魚餌裡有鉤子,我要是吃了,一定會被他釣了去。

我還是到別處去尋吃的吧。」

於是,他一邊圍繞著船遊蕩著尋找食物,一邊暗自慶倖,覺得自己理智精明。

可是那魚餌香得厲害,時間一久,香氣入鼻直達內腑,加上肚中確實過於饑餓。

猶豫再三,最終難以抵禦餌香誘惑,他還是張嘴咬鉤了。

毫無懸念,魚兒立時離水,被扔魚簍。

故事結尾,馮夢龍點評道:「眼裡識得破,肚裡忍不過。」

人生也是這個理,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最後一定會輸的很慘。

就像那條抵擋不住魚餌誘惑的魚,貪得一時的口福,丟掉了一世的自由。

眼中識得破,需要清醒的判斷力;肚裡忍得過,需要超強的自製力。

想要過好這一生,兩種能力缺一不可。

眼裡識不破,肚裡忍不過

《韓非子》有雲:

「人有欲則計會亂,計會亂而有欲甚,有欲甚則邪心勝,邪心勝則事經絕,事經絕則禍難生。」

人一旦看不清現實,不能自控,就會迷亂心性,引禍上身。

《紅樓夢》裡有一段關於王熙鳳巧設相思局,來整治對她圖謀不軌的賈瑞的故事。

人們在評說王熙鳳狠心的時候,也該反觀一下賈瑞是不是在自釀苦果。

賈瑞一見王熙鳳,便像丟了魂似的前去搭訕。

明知道,她是有夫之婦,還眼巴巴地跟過去糾纏不清。

在被王熙鳳「捉弄」了兩次後,他不但沒能看破鳳姐在戲弄他,反而在自造的「夢境」裡,越陷越深。

最後病倒在床的賈瑞從跛腳道人手中得到一副鏨著「風月寶鑒」的鏡子。

這面鏡子正面看是貌美如花的鳳姐,反面照是一堆骷髏白骨。

道士一再叮囑他要看反面,想勸他及時醒悟,看清現實。

可他卻偏偏執迷不悟,執意要照正面。

一看見正面鏡中的王熙鳳向他招手,那賈瑞更加癡迷於虛幻之中,不願醒來。

結果他因貪圖一時虛無的快樂,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正應了那句警言:

「貪如火,不遏則燎原;欲如水,不遏則滔天。」

不能對現實有一個清醒的判斷,肆意放縱自己的結果,就是在錯誤的路上越走越遠,直至自我毀滅。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有時,我們不僅要透過眼睛看世界,還要通過心去分辨世界的真假。

水中月,鏡中花,徒有虛影之物,就不必過於沉醉了。

唯有眼中看得破,方能不被物所迷。

正所謂,不入局,便不會被困住。

否則就會變成「溫水裡的青蛙」,開始時覺得舒服,察覺不到自己的危險處境,等到發現時,為時晚矣!

眼裡識得破,肚裡忍不過

眼中識得破後,還需肚裡忍得過。

「忍」字心上一把刀,一個人如果忍不過,即便心裡看得再清楚,也會因為最後沒有控制住自己,深受其害。

清代沈起鳳曾寫過一篇《狐媚》的故事。

講的是一座華麗富貴的花園裡,經常有一隻狐妖出沒,沒有人敢靠近。

一天,有一位書生想到園內消暑。

友人勸告他說,那裡危險不要靠近。

書生信心十足地說:

「狐妖的媚術不過兩點,貪淫者,媚之以色;

貪財者,媚之以金,我均無此好,唯好架上書。

狐妖媚術再高明,又奈我何?」

當晚,狐妖沒有用財色誘惑,而是與書生吟詩作賦、談書論典。

最後書生魂搖志奪,不幾日便命歸黃泉。

故事中的書生明知狐妖是會害人的,但他還是沒有控制住自己,反被害。

這就是看的清楚,卻做不到的緣故。

古人說的好:

「夫魚見餌不見鉤,虎見羊不見阱。非不見也,迷於所美而不暇顧也。」

看得破,忍不過,我們缺少的不是辨別是非的能力,而是自我控制力。

吳王夫差明知身為一國之君,不能貪圖享樂。

可是遇到西施後,他還是沉淪了。

最後,給了勾踐吞併吳國的機會。

三國的劉備也明白衝動是兵家大忌。

但聽聞二弟三弟的死訊後,他還是沒有控制住脾氣。

最後,讓陸遜計謀得逞,燒了七百里的營地。

他們都懂得「小不忍則亂大謀」,但面對現實境遇,還是沒有「忍得過」。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