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的人不一定值錢,但值錢的人早晚會有錢」,放下面子賺錢,是成年人最大的體面

大家好,我是米朵,寫最暖心的文字,治愈孤寂的心,關注我,溫暖你。

人生在世,誰都不易,生活在外,誰都有苦。

尤其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成年人,更需要掙錢養家,才能讓家人過上更好的日子。

正如畢淑敏說:

「生活從來都是泥沙俱下,鮮花與荊棘並存。」

生活不會一直讓人如意,但也不會永遠讓人失意。

認真掙錢,努力過日子的人都是最可敬的人。

沒有一份工作不辛苦

曾經,有父母替我們負重前行,才有了歲月靜好的模樣。

踏入生活,外面川流不息的車輛就是成年人奔波的世界。

生活從不像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每個人都在為了生存而努力著。

前不久看到這樣一則新聞。

某地一名男子在早高峰乘坐捷運時,因身體不適,摔倒在車廂內,摔破眼角,滿臉是血。

在眾人的幫助下,男子終于醒來了,然後他醒來後的第一句話是:

「我要上班。」

一句話,讓人聽來幾分心酸。

這就是成年人的生活,直面傷痛,獨自承擔一切,即便摔倒了也會馬上讓自己站起來。

正如一位網友所說:

「世人慌慌張張,不過是圖碎銀幾兩。

偏偏這碎銀幾兩,能解世間萬種慌張。

可讓父母安康,可護幼子成長。」

投入生活之中,沒有誰能活的輕鬆。

但只要家人過得好,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不久前,一個關于深夜路燈下賣瓜的父親的視訊,看哭了很多人。

在某地淩晨12點的街頭,路邊已沒什麼人了,很多人都已經進入了夢鄉。

但還有一位瓜農仍在路邊獨自擺攤,等待買主。

視訊拍攝者被這一幕觸動,上前買瓜,與他攀談起來。

瓜農說,自己家種了八畝多西瓜,為了讓西瓜賣上好價錢,便從家開三四個小時的車拉到市里來賣。

前一天拉來的瓜賣到深夜還剩15個沒賣完,便在路邊等待買主,想要等瓜賣完再回家。

而他如此辛苦賣瓜掙錢也不過是想要家人過得更好一點。

有人說:

「曾經不理解,父母為什麼那麼早起床,長大後,就懂了叫醒他們的不是鬧鐘,而是生活的責任。」

這個世上最難掙的是錢,最「甜蜜」的負擔是養家。

淩晨四點起床擺攤的商販,深夜街頭還在穿梭于城市路口接送晚歸乘客的計程車,每一個奔波的身影,都是為了給家人多一份生活的保障。

莫泊桑在《一生》中寫道:

「我可能脆弱的一句話就淚流滿面,有時,也發現自己咬著牙走了很長的路。」

扛了那麼久,也許我們都很累了,但依然要咬牙堅持。

卸下今日的疲倦,忘掉昨日的煩憂,明天的太陽照常升起,又是全新的一天。

好的生活都是自己掙來的

主持人撒貝甯說:

「你對生活報以微笑,但生活也會給你回復以風暴。」

生活似海,必有風浪,沒有誰可以永遠一帆風順。

面對風浪,我們能做的就是掌握好前行的方向,憑一己之力與之抗衡。

就像《老人與海》中的那個憔悴的老漁夫,即便連續84天沒有捕到一條魚,被同村的人揶揄嘲笑,他也依舊精神抖擻地劃著小船出海捕魚。

但從白天到黑夜再到黎明,依舊一無所獲。

樂觀如他也有過想要放棄的時候,但每次即將倒下時,他總是告訴自己:

「它能熬多久,我就能熬多久。」

終于,在他的堅持下,成功捕到一條大魚,得到了應有的回報。

正如書中所說:

「人不是為了失敗而生的,一個人可以被毀滅,但不能被打敗。」

人生一世,不論你是弱者還是強者,你都是生活者,麻煩來了,誰都躲不掉,唯一能做的是面對。

面對生活的艱辛,我們可以拼盡全力與之抗爭,但絕不能投降認輸,每一份幸福都是要靠自己去爭取。

路遙《平凡的世界》裡的孫少平剛開始就只是一個街頭流動的攬工漢。

後來機緣巧合下有了一份和富家子弟一起去大牙灣煤礦當工人的正式工作。

剛到煤礦的時候,他只有一床被子,兩件換洗的衣裳,與同宿舍的工友相比,顯得過于寒酸。

但他並不氣餒,他相信只要自己肯下苦力幹活,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