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最好的活法莫過于:主動放下三樣東西

大家好,我是米朵,寫最暖心的文字,治愈孤寂的心,關注我,溫暖你。

海明威說:只要你不計較得失,人生還有什麼不能想辦法克服?尤其是人到中年,看淡得失,才是快樂人生的真諦。

無論從古到今,對得失的看法都是要求我們看淡,要求我們更多的放過那些無法改變的過去。

年輕時血氣方剛,熱血難涼,總是在追求和眺望。即使結果並不如意,我們也仍然有很多的機會,有很多的時間可以揮灑,把艱險的天塹變成通途。

但是人至中年,我們已然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去用力爭取,我們已經在生活的泥沼裡掙紮了太久,很多事情可能真的不是憑藉勇氣就可以達成的了,這時最重要的一課就是擁抱自己的不如意,和自己和解。

放不下一些身外之物,就會使自己困于桎梏,主動放下這些東西,才能重拾得以自洽的幸福人生。

一:放下攀比心

優劣並不天然存在,相反它是一個人造概念,它來自于人與人之間的比較。人生在世,比較是我們從小耳濡目染的思維習慣。

從嬰孩時期開始,我們的父母便和別人家的孩子比較,哪個小孩子說話說得快,哪個小孩子先學會走路。但是每個人的發育都不是同步的,這樣的比較真的毫無意義。

漸漸成長起來的我們,不僅沒有逃脫開這種荒謬的比較,反而更在比較的漩渦當中深陷。身高要比,成績更要比,才藝要比,但是有多少人是真的每次都比贏的呢?

因為有太多比較,才會誕生「別人家的孩子」這種名詞。

這樣的比較,讓我們漸漸地喪失了自信感,也讓爭勝負的非黑即白思維在我們的腦海裡無法消磨。

成年之後,即使沒有人再強迫著你去和別人比較,自己卻依然無法從這樣的思維習慣中走出來。

我們自己會主動去比,比較戀人的好壞,比較收入的高低,人到中年,便又開始比較自己的孩子。如此循環往復,看不見盡頭。

人生始終是自己的,別人過得再好也不會勻你一份,別人過得再差也不會影響到你,自己管好自己才是最應該做的,也是最有意義的事情。

民國著名的才女三毛說:「人類往往少年老成,青年迷茫,中年喜歡將別人的成就與自己相比較,因而覺得受挫,好不容易活到老年仍是一個沒有成長的笨孩子。我們一直粗糙地活著,而人的一生,便也這樣過去了。」

為了不沉迷于受挫,得到真正的瀟灑,在以後的任何日子裡,所有比較都宜放下。

二:放下曾經的傷痛

現在原生家庭的理論甚囂塵上,其中被提得最多的,便是原生家庭造成不可彌合的傷痛,影響自己的一生。

我們無法否認,原生家庭對一個人有重大的影響,也無法否認每個人的出身不一樣。但是我們不能把原生家庭用作自己不思進取,不願改變的藉口。

心理學家,諸如岸見一郎此類的阿德勒心理學派主張者,幾乎完全否認過去對一個人的影響,認為今天、當下是孤立的,與任何時候無關。

就算是佛洛德之類的主張創傷與當下有關的心理學家,也從未說過影響不能改變。

過去固然無可否認地對我們造成了創傷和影響,但是這些影響是可以改變的。

在日積月累的自我療愈之下,如果還一直沉溺于過去而沒有好轉,這大機率是當事人主動選擇的結果。

詹青雲在《奇葩說》那場激動人心的名為「和悲傷和解」的辯論中,有這樣的一句話:

「我們要做的不是忘掉這些悲傷,而是與這些悲傷和解。因為那使我們悲傷的一切,都是我們曾經熱愛過的一切。」

像詹青雲所說的那樣,不是忘掉自己的悲傷,而是放下自己的悲傷,才能在庸碌的生活中找到屬于自己的一束光。

三:放下對于外界的在意

西方有句格言:別人是以你看待自己的方式看待你。

我們在乎外界眼光的根源,來自自己看待自己的方式。

很多人,為了獲得外界的羡慕與好評,費力將自己偽裝成一個完美的人,將自己的本我和自我全部偽裝起來,以超我面世。

但是外人的眼光豈是自己可以控制的,為此不知道要付出多少的心血和猜疑。

人至中年,再帶著自己的面具,不願以真實的面貌示人,那麼人生可能就這樣虛偽而又擰巴的過去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