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如同畢業」,退休之後,才認清的三個真相,很現實

大家好,我是米朵,寫最暖心的文字,治愈孤寂的心,關注我,溫暖你。

退休,如同畢業,離開了的單位,如同遠去的母校,再也回不去了。

01

人走茶涼。

退休前,老劉是單位的工會主席,因為工作原因,對每個同事的家庭情況都比別人要清楚得多,也關注得多,還時常幫一些困難職工申請補助和額外的福利,而遇到生病住院和喪事葬禮等,也都是他牽頭組織單位的同事去看望,去幫忙守夜,做各種「人情」,因此很多人對老劉還是會蠻感激的。

退休之時,很多人多來向老劉送祝福,表達謝意,讓老劉十分感動。他覺得這輩子,自己的工作得到了他人認可,也收穫了深厚的同事情誼,吃苦受累,都值了。

不久,老劉被查出胃病,需要住院治療,一下子消瘦了很多。

接替老劉工作的小王,在請示領導之後,並沒得到去看望老劉的批准,小王私底下想要湊幾個人,去醫院看望一下老劉,但喊了好幾次都沒有人回應,這件事也就這麼不了了之。

後來,病癒之後的老劉因為重陽節聚餐,又和大家見面了。只是,沒有人主動和他打招呼,對於他的串門,大家也都表現出一副「很忙」的樣子,沒有過多的交流。

老劉知趣地告辭,從他臉上落寞的神情,不難看出,他是很傷心的。

一個把單位當成家,把同事當成家人的人,自然希望單位和同事還能一如既往關心自己,愛護自己,可現實卻是,退休意味著所有關係的結束,此前的同事們再怎麼要好,都已經恍如隔世。

人走茶涼,就是最真實的狀態,你接受也好,難以接受也好,現實就是如此殘酷。

02

別高估了和任何人的關係。

人在單位工作幾十年,雖說將同事變為朋友是件很難的事情,但多少會有一兩個關係比較好的同事,平常相互提醒,重要的時刻,相互支持,從而避免成為一個「光杆司令」,成為被邊緣化的那個人。

退休之後,與大部分同事都不再來往了。但唯獨和這兩個要好的同事,還是會經常有聯繫。期待有什麼事情,對方還能和從前一樣,一聲招呼就趕緊過來幫忙了。

老劉也是這樣想的。和他一個辦公室的小葉,兩人是同鄉,平日裡走得很近。

眼下,退休後的老劉準備把老家的泥巴房子推倒重建,涉及到一些用地審批,他跑了好幾個單位,人家都以種種理由拒絕。於是,老劉就請比他小二十歲的小葉幫忙。

小葉的回答很是官方:「盡力而為,做不到的話請多多包涵」。

一圈忙碌下來,小葉也沒辦成這件事,畢竟,求人辦事不僅要符合規程,有時候還要看臉色,看關係和背景。

老劉也很清楚,小葉只是裝樣子幫忙而已。卻也找不到實打實的證據加以辯駁,只得賠上笑臉,還買了一條香煙作為謝禮。

退休之後,就別再想著借用從前的人脈關係了。在職的時候,大家低頭不見抬頭見,有事情,礙於情面,不得不出手相助。退休之後,大家便與路人無異,就算路上碰到不打招呼,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不要說主動幫忙做什麼事情了。

03

自己能繼續賺錢,才是王道。

很多人有一種思維定式,退休了,就等於老了,不中用了。不僅周圍人是這樣的認知,自己也把自己「套牢」,以以老賣老為榮。

事實上,一個真正活得通透的人,從來都不會把退休當作人生的終點,一切都開始偃旗息鼓。

他們認識到,屬於自己的時光真正到來了。 此時,不再受單位各種制度的約束,也不再受制於時間調配不過來的限制,利用自己的愛好特長,重新給自己謀一份工作,並從這份工作中感受到被需要、被認可,並從中獲得收益,那才是理想的生活狀態。

老劉似乎也明白這一點。

他年輕的時候,曾經當過一段時間專職司機,駕駛技術過硬。在調整好身體之後,他掛靠了一家計程車公司,時常接單,成為了半個「計程車司機」。

沒有了經濟壓力和固定任務,開計程車成為了一種休閒養生的方式。在與不同的乘客聊天的過程中,老劉的日子過得充實而又精彩。

而由此帶來的收入,純屬「外快」,不僅夠他和妻子的開支,還能慢慢積攢起來,留給兒女。不給兒女添負擔,兒女們自然對老劉夫婦格外敬重。

結束語:

退休了,就別再想著從此前帶來,瀟灑地和從前告別,不管好的、壞的,都不再頻頻回頭看,才是人生應有的選擇。

把時間和心力用在自己身上,做自己想做的事,隨心而動,隨遇而安,給予自己一次冒險的機會,失敗了又何妨?

人生是一個體驗的過程,千萬不要讓自己一直做個「套中人」,那樣的日子,實在太乏味了。勇敢地接受老去的現實,並不是靜待老去,而是捨得讓自己忙碌起來,折騰起來,在不斷嘗試中,活出生命的價值,書寫精彩的人生。

米朵寄語:

在這裡我將每天与大家分享正能量。愿你岁月静静晃,甘苦慢慢尝,好的感恩收藏,坏的无需去想;快乐从不假装,此生尽兴赤诚善良。記得關注我,欢迎留言讨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