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一個人很簡單,看他得意時的樣子就知道了

大家好,我是米朵,寫最暖心的文字,治愈孤寂的心,關注我,溫暖你。

謙謙君子,卑以自牧。

人生在世,風雨變幻,世事浮沉,得失無常。

漫漫路途,很多人都在追趕和超越,希望可以置身巔峰,一覽天下。

而身在雲端、心處高處時,是謙謹低調還是狂妄張揚,便決定了下一步是穩是跌。

正所謂你在凝視深淵時,深淵也一樣在凝視著你。

人們常說:「品現於事,心藏於身。」

一個人在得意時,最見品德和修養。

得意時,待人見人品

《菜根譚》有言:「藏巧於拙,用晦而明,寓清於濁,以屈為伸,真涉世之一壺,藏身之三窟也。」

一個人再聰明也要用謙虛來收斂自己,再有能力也不宜過於顯露鋒芒。

平近隨和,才是安身立命的處世法寶。

《老子》中講過這樣一個故事:

西漢景帝時,鄭莊年少任太子舍人。

一次,朋友帶他參加宴會,聽到高才名儒談論學問,意識到自己才疏學淺。

此後,鄭莊開始發奮苦學,經常拜訪名儒,虛心請教,隨著日益求進,鄭莊的學問和聲望不斷提高。

漢武帝即位後,有人便推薦他。

面對考問,鄭莊對答無誤,得道漢武帝誇讚,他也低調內斂,沒有刻意展示自己學問之高,而是歸功於自己的幸運。

漢武帝見鄭莊謙虛有禮,心中大喜,視他為可用之才,希望他日後大有作為。

之後,鄭莊先後晉升為魯國中尉、濟南郡太守、江都國相,後升至九卿中右內史之職。

身居高位後,他從不直呼小吏的名字,和下屬談話,也是用詞謹慎,尊重和體諒他們的付出。

並時常告誡家人:「我雖為高官,但比我強的人還有很多,我們不可高傲示人。」

對上不卑、對下不驕。

被認可不張揚,有能力不炫耀、居高位不跋扈,這便是鄭莊待人的良好品行。

老子說「江海能成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

聰明的人,都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傲於自己的學識和權利,懂得平和待人。

我們身邊常有讀過幾本書就好為人師,擁有些權利就趾高氣揚的人。

殊不知,這樣對待他人正在消耗自己的人品和好感。

曾國藩在給弟弟曾國荃的信說寫道:

「左列鐘銘右讀書,人間隨處有乘除;低頭一拜屠羊說,萬事浮雲過太虛。」

真正人品好的人,懂得得意時寬以待人。

保持一顆低調謙遜的心,不顯擺自己的學識來貶低別人,不亂用自己的權勢來欺壓弱小,謹言慎行、溫和低調。

得意時,處事見格局

古人雲:「持盈履滿,君子謹慎。」

失意時遭受罪責,都是在得意時埋下的禍根。

成功和圓滿時,君子不能不小心謹慎。

前秦皇帝苻堅,一生功績顯赫,卻因淝水之戰的失敗被後人所知曉。

苻堅早先做事謹慎,善於聽取不同的意見,但在統一北方後,卻變得自命不凡。

他對大臣們說:「我東征西伐,沒有誰是我的對手。」

於是,便決定消滅晉國,結束亂世。

丞相王猛在臨終前曾告誡苻堅不可伐晉,太子苻宏也勸諫他:「晉國無敗亡之相,父皇還是不出兵的好。」

對形勢盲目樂觀的苻堅決心開戰,名僧道安和忠臣們在出征前苦苦相勸:

晉國君臣合心,百姓安定;而我軍人員複雜,來源不一。

稍有不慎,國家就會陷入危險的境地,皇上要三思啊!

無奈苻堅依舊堅持用兵,結果正像勸諫者所料,前秦大敗,就此衰落。

莊子曾說:「人能虛己以遊世,其孰能害之?」

苻堅伐晉的失敗,正是因為他太相信自己的能力。

看不到自身的驕狂,喪失了對國勢清醒的判斷,才做出十分輕率且錯誤的決定。

因取得一時的勝利而得意忘形,無視他人的勸解和阻攔,結果只能是失了別人的信任,斷了自己的後路。

很多時候,失敗不是源於別人的強大,而是困於自我的狂妄。

麻痹了神經、忽視了不足、遮住了視野。

《朱子家訓》有言:「凡事當留餘地,得意不宜再往;處事須留餘地,責善切戒盡言。」

真正有格局的人,懂得得意時不狂妄自大。

話不說滿、事不做絕,不高看自己、不低估別人。

即便取得勝利和成績,也不驕傲浮躁,居功自喜;

而是平靜沉穩,腳踏實地,繼續努力。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